D.P.R.Korea tours 조선관광
朝鲜旅游纪行-2017春节期间(三-上)

2月1日   星期三   正月初五

      一夜安睡,醒来又是一个清新的开始。不过昨晚睡得着实有点晚了,早晨醒来感觉并不很轻快。还好今天跑长途,在车上可以休息休息。

      今日主要是去板门店看北南朝鲜军事分界的地方,就是一般所说的三八线(实际上板门店是在三八线以南地区,三八线这个代称已不准确) ,回来的时候去一趟沙里院。平壤到板门店单程需要两个半小时,包括中途在休息站十分钟左右的休息时间。

      刚开始设计此次行程的时候,计划头一晚是要在离平壤六十公里的朝鲜黄海北道(“道”,朝鲜行政单位,相当于我国的“省”)首府沙里院市三八宾馆住的。三八宾馆的房间又大又舒服、餐食又丰盛又可口、服务又热情又温馨。宾馆的微酒吧亦颇有意思。之所以叫微酒吧,是因为实在太小了。在大堂边楼梯口旁,小小的吧台,秀密的空间,两张小圆桌,一位女服务员。坐在那里饮着小酒、与服务员搭话闲聊,真别有一番趣味。另外,若在沙里院住宿,第二天去板门店要比从平壤出发少一个小时,能够更轻松地参观板门店。但是后来考虑到冬季白天较短,我们抵达平壤的时间已将晚上五点半左右,再乘车去沙里院预计晚上七点左右才能抵达。晚餐迟些倒还可以,但更重要的是朝鲜青旅的人说因为冬季少有客人入住,三八宾馆的供电供热都不能给予保障。而且现在是旅游淡季,去板门店的人不多,没必要非得住到沙里院以图第二天能早点到达板门店。于是就决定第一晚改住到平壤,并向六位客人的代表俊哥(为与另一位朴哥区别称呼为俊哥(帅哥,呵呵))和三位客人的组织人权总进行了说明,得到了他们的理解。

      可能是羊角岛饭店名气大,房间多,客人相对也比较多,在用早餐的时候见到不少人,包括一些西洋人。

      虽然是在西餐厅用餐,但餐食与以前用过的大宴会厅早餐相比没啥两样。同样是米饭、面包片、汤、粥、生菜、黄瓜、三四样拌菜和三四样热菜,另外还有西瓜。喜欢朝鲜泡菜的人算是有福了,特别是像我这样因去夜睡眠不足而感觉身体不适的人,可以尽情享用清爽酸甜的泡菜了。但是泡菜没有与其他菜品摆在一起,而是一碗碗单独放在一个靠墙的保鲜冰箱里。好在朝鲜的服务员非常友好和热心,只要你说出来Gimqi(泡菜的朝鲜语发音),服务员就会给你送来一碗。

      用罢早餐,乘车出发。

      “早上好,请问昨晚休息好了吗?” 导游小英亲切的问候道。

      “好,休息得很好”客人们也是积极响应。

      “早餐吃得好吗?”

      “好”

      “准备好今天旅游了吗?”

      “好”

      “好的,今天呢,我们要长途跋涉去板门店参观。板门店大家都听说过了吧?”

      “三八线吗?”有位客人说道。

      “是的,我们要通过三八线到板门店。所谓三八线,就是北纬三十八度线,那是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苏两国划定的军事分界线,跟现在的军事分界线是不一样的。我们今天要去的板门店地区已经是北纬三十八度以南的地方了。”

      女导小英顿了顿。

      “现在的军事分界线不是一条直线了,它在西部稍微靠南一些,在东部稍微靠北一些,是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以后形成的”

      说到这里,她看到有些客人在望着窗外并未意听自己讲解,就说道:

      “有关板门店的故事,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一会儿再说吧。我把今天的行程先简单汇报一下”

      她从挎包里拿出一张纸看了看,干咳了两声。这是在提请客人注意听啊。她继续说道:

      “今天先参观板门店军事管理区,在那儿能看到停战谈判馆、停战协定签字大厅、金日成主席签字纪念碑、板门阁等。然后到开城市里参观高丽博物馆,就是以前高丽国时代的成均馆,现在已经是世界遗产委员会登录在册的世界遗产了。然后中午用朝鲜特色餐-铜碗小套餐,조선말로 반상기라고 합니다(朝鲜话叫饭床器(成套的一桌餐具)。然后乘车原路返回平壤。途中到沙里苑参观一下民俗公园,还有民俗街。回到平壤后游览金日成广场、主体思想塔等市内景点。晚餐我们享用朝鲜特色料理-鸭肉烧烤。好吗?”

      “好”

      中巴车一路颠簸,导游一路讲解,一直到中途休息站差不多讲了一个半小时。有关朝鲜的免费教育啦、免费住房啦、免费医疗啦等等。客人们都说真好,中国以前也是那样,花五分钱看一次病。是啊,我小时候住在沈阳西郊沙岗子大队(现在叫沙岗子村),到卫生所(医疗所)看一次头能脑热的病也就花五分钱,即使到大兴公社(现在叫大兴街道)卫生院看病,也多花不了几个钱。但拿到的也就是扑热息痛、去痛片之类的药,如果想扎个青链霉素什么的那可是要多花些钱的。

      我曾去过平壤市(第)二百货商店,那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我所带的旅游团到平壤一处友谊商店(就是所谓旅游定点商店,但没有任何强迫性,也没有时间限制)购物,我独自在店门外溜达,发现平壤第二百货的牌匾,就走进参观了一下。当时我穿着朝鲜式的中山装,胸前还戴着金日成主席像章,头发也比较茂盛(不像现在剃了光头),谁看都会认为是地道的朝鲜本地人,而且可能还像个干部,呵呵。只要我不说话一般是看不出来的。不过我也只是去看看而已,事前不声张,事后不张扬。已经过了七八年了,现在才说出来,应该早过了信息有效期了吧。

      当时一进商店感觉黑不隆冬地看不清,好一会儿眼睛才适应。店的进深很大,我没敢多往里进,就在离门口不远的柜台前俯身观看。售货员走过来问我需要什么,我就回答先看看,没敢多说话,唯恐售货员从我口音里听出来我不是本地人或者外国人,那样就麻烦了。我看到的是药品柜台,里面摆放着很多药,有朝鲜国产的也有进口的,价格从几千到几万都有。虽然我没能细看药名,但一盒药如果是三四千元(朝币)的话,那也是一般朝鲜人一个月的工资。这个价格按工资比率来讲可是不低的。当然,这些药品在朝鲜医院里或许是完全低价供应的。

     这又扯哪儿去了,言归正传继续我们的旅游纪行。

      我们在休息站停留十五分钟左右,上上卫生间、抽抽烟活动活动腿脚。坐了一个多小时中巴车确实有些累,主要是因为路况不太好。平壤到开城的这条路说是高速公路,实际上按我国现在的标准,道路平坦度估计连乡道都赶不上。路面是用水泥铺就的,起初应该是非常平整非常好,可是因为多年没有整体重铺,只是坏哪儿补哪儿,很多路面已经波浪式的有所起伏或者有些高低不平了。中巴车行驶在上面一不小心就会被重重的颠一下,特别是坐在后座的人身子都得颠起来,如果不小心很容易闪了腰。所以我们团队中的老人和小孩被安排在靠前的座位坐下,后面由有我们青壮年人来坐。

      休息站里除了我们一行十人和几名老外(西洋人)以外没有其他游客了。人少天冷,旺季时露天设置的旅游纪念品摊儿和饮品摊儿也都没了踪影。何止如此,连卫生间一侧的屋子都是锁着来的,是导游不知从哪里找来管理员才把门打开。


       我们重新上车继续向开城方向前进。板门店在开城附近,是一个方向。

      小英重新开始讲解。

      “我们已经走了一半多路程了,再有一个多小时就要到板门店了。有件事情需要大家配合一下。待会儿在路上我们会遇到军人哨所,请大家不要照相,也不要把相机或手机对准军人。请大家务必配合,千万不要照相。要不会很麻烦的,那会耽误大家的时间的”

      我们听了都默默不语。导游继续说道:

      “另外到了板门店以后也不要随意拍照,特别是对站岗的军人。那里有给我们带路和讲解的军人,可以跟他们一起照相”

      我们一行十人都很守规矩,谁也没有偷拍哨所军人,我坐在最后排倒不是为了看着,呵呵。

      从平壤到开城一共有四处哨所,越临近开城越密。第一道哨所检查很松,看到我们的车了主动把路障拿开让我们通过。第二道哨所也不很严格,司机晃了晃一个像我国工作证似的小册子就给通过了。第三道严格一些,需要导游下车到哨所窗口接受查验后才给通过。第四道比较严格,除了导游到窗口外,有时哨兵还会上车查验人数。不过这次哨兵并没有上我们的车查验就让通过了。

(下图:平壤至开城路上的哨所,以前拍的)

我们于十点四十分左右抵达板门店。平壤到板门店距离一百六十多公里,去掉中间休息和过哨所等候的时间,差不多行车两小时十五分钟,等于是平均车速80公里左右。这已经是比较快的速度了。

     临到板门店看到道路两旁立着两对方型水泥柱,那是备战用的路障,放倒以后能够阻挡汽车坦克之类的机动车辆。

      前面出现一个又大又敦实的门洞,上面有四个朝鲜字:조국통일(祖国统一)。



过了门洞全体下车。导游说:在这里需要团队报到、查验批件、等候指令(军事管理所调度),然后排队走过去,哨兵要查验人数。车会到前面等我们,我们会重新上车到里面进行参观。右手边是纪念品商店和板门店向导图讲解室,一会儿我们都到讲解室集合。卫生间在左手边。

      下车后我们几乎全部先去的卫生间。朝鲜的卫生间有个特点,就是大部分有蓄水池,没有蓄水池的就用大塑料桶代替。这是因为朝鲜电力不足,容易停电停水,需要用蓄水池里的水冲马桶。卫生间设备老旧,但非常洁净。

      之后到旅游纪念品商店看了看。里面无非是铜餐具、烟酒糖果、化妆品、人参制品、字画、布偶等等,与其他商店没什么大区别。这里的画倒是值得好好看看。大约十年前我在这里买过一幅朝鲜画,160公分乘120公分算是比较大的了。关键是这幅画的画家是开城本地的人,而且是艺术级别比较高的人。这位画家已经年老了,很少再出画作了,后来再想买就见不到了。当时这幅画要价200美元,还价后以160美元成交。现在的市场价格应该已经有壹千美元以上了。(不过现在的朝鲜画市场几乎是有价无市,交易并不活跃)

我们在商店里看了一会儿,几位男士大朋友(老年男士)走出屋子到外面晒太阳抽烟,几位先生和女士买了一些东东。其间又有别的旅游团队抵达,商店里顿时热闹了起来。

      大约十一点导游叫我们集合到商店隔壁的一间小屋子里听军人讲解。一位身材标准、眼神炯炯、透着结实军人气息的、身着军官服的军人站在板门店路程图(向导图)前面,手里拿着长教鞭用朝鲜语给我们介绍板门店。别的团队的一名女导游站在一旁当翻译。

(下图,板门店讲解军官,并非本次拍摄)

 “板门店地区现在是一个非常危险地区”  军官讲解开门见山,没有寒暄、不拘小节。

      确实,北南朝鲜是当今世界唯一一个分裂对峙中的国家,而板门店就是分界线上最大的焦点。朝鲜一直在强调与南朝鲜(即韩国。而韩国人称呼朝鲜为北韩)的关系是一个民族、一个文化、一个历史国家的两个部分,迟早是要统一的,现在只是停战状态。朝鲜一直谋求能够与南部或直接与把南朝鲜置于自己保护伞下的的美国签订双边和平协议,而不只是当今的停战协定。可是朝鲜的事情又不仅仅是朝鲜一个国家的事情,牵动着周边很多国家,而且都是比自己大很多倍。不好办啊。

      “祖国解放战争胜利以后在朝鲜半岛中部靠近三八线的地方形成了一条贯穿半岛东西,绵延六百里(注:朝鲜里数与我国不同,计400米为一(朝)里,六百朝里及240公里,相当于我国480华里)的军事分界线。以这条军事分解线为基准向两边各扩展两公里,即宽四公里的地区就是非武装地区。在这个地区只允许携带自卫性的短枪武器,不允许携带或装备攻击性的长枪和重武器。我们过一会儿要参观的板门阁就位于军事分解线旁边。在板门阁前面的军事分解线上有一排房子,就是这些房子”

 军官用教鞭点了点向导图上白色和蓝色的方块儿后继续说道。

      “这里就叫军事共同管理区(注:韩国称之为共同警备区域。韩国有部电影《共同警备区域》讲述了曾经轰动世界的斧头事件”),这些房子中白色的由我们朝鲜进行日常管理,蓝色的由南朝鲜进行管理…... ”

      讲解完毕,我们到室外各自按团站成一排通过一个小门,走到前面不远处已经先开进来的中巴车上。车停在一条能够勉强错车的狭长路面上,两边有巨大的方体混凝土块儿用三角形木楔平整的顶在路旁一米多高的混凝土台斜面上。战时把木楔子拿掉,巨型水泥块儿就会滚落到地面形成路障。处处战备!可以理解,发生战争这里可是首当其冲的前沿阵地啊。

(下图:备战用的板门店混凝土大方块)



  我们坐回车上,刚才给我们讲解的军官也上了我们的车。原来坐在靠车门做为上的客人赶紧起来把位置让给了他。他很客气的坐在了座位上,还很和气的问我们是从中国哪里来的。

      车沿着水泥路向前行驶,两边的田地上有一小片一小片的白雪,远处一个高高的铁塔上飘扬着朝鲜国旗。几分钟后过了一座超短的小桥。桥下有条小河,冬季了河水却并未干枯,还在浅浅潺潺地流着,清澈得几乎能望见河底的黄沙。军官说现在这里(非武转地区)已然成为动物的乐园了,成为天然的保护区了,有不少动物在这里休养生息。

      “如果人们也都能这样休养生息就好了”  我差点说出来。

      做为北南朝鲜军事对峙的缓冲地带,这里没有了人类肆无忌惮的打扰,俨然已成为动物的自由王国了。可谁知道这里又有多少动物被地雷炸得缺胳膊少腿甚至支离破碎了啊。据2012年7月22日的报道,板门店地区的地雷埋设密度是世界第一。

      过了几分钟车沿路边停下,到了曾经进行停战谈判和签停战协定的地方了。

      集中、排队。在导游的提醒下三辆车三个团的三十多名游客排成两列由军官带领着通过了哨兵站着岗的大门。

      过了大门有三座单层建筑。右手边两座左手边一座。右手边第一座即当时中朝与美韩进行停战谈判的停战谈判馆,里面原地放置着当时用过的桌椅,但都用布罩给套上了。


右手第二座为签订停战协定的地方,即停战协定签署大厅,里面除了有当时签字时用过的桌椅,还有双方的旗帜、协定书范本和有关朝鲜战争和中朝友谊的图文展示等。









左手边的房屋在路的尽头,那是部队管理室、会议室和休息室。

      当时建造停战协定签署馆还有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故事。

      话说1953年7月26日,中朝军队代表团与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代表团达成了完全停战协议,决定第二天即7月27日上午十点正式签订停战协定书。美军代表建议在板门店地区临时搭建的帐篷里简单进行签字仪式,而中朝代表团不同意,要求必须在正式建筑物里签。而当时做为谈判地的板门店区域内没有一处像样的大房屋。美军代表说如果明天上午能见到一处大房子,那么就同意在那里签字。于是一百多名中朝军人用一个晚上的功夫奇迹般地建造出一座使用面积达一千平方米的具有朝鲜民族特色的飞檐斗拱式建筑。第二天来见证停战谈判的200多名世界各国记者都惊叹不已,也让美军代表们大跌眼镜。按朝鲜导游的说法,美军是因为在战争中失败了,所以不想留下签订停战协定时的建筑物。而我们不能让美帝国主义者的阴谋得逞,要让他们看看中朝军人的利害,我们只要下定决心,一夜之间就能盖一所壹千平方米的大房子。厉害!

      听听讲解、拍拍照片,不到三十分钟两个地方都已参观完毕。我们又排队走回车上继续前行,几分钟后抵达了一座三层混凝土建筑北面的停车场。之所以知道是北侧是因为看到建筑的影子。这个建筑就叫板门阁。

板门阁是此次板门店旅游的重点,它位于北南军事分界线北侧不到五十米的地方,隔着军事分界线与韩国(南朝鲜)的自由之家相望。板门阁与自由之家之间有四白三蓝七所房子,其中白色的由朝方管理,蓝色的由韩方管理。我们将进入其中一所蓝色的房子里进行参观。

      从车上下来,发现有好几名个军人在建筑物的门口、停车场边肃然站立着,他们的腰上都配着手枪套,里面有没有枪看不见。三车三十多人又排成两队,在军人的带领下走到板门阁的西侧一处宽型石碑前。石碑上刻有三个手写体的朝鲜字김일성(金日成)和一行日期1994.7.7。

军官站在一旁用朝鲜语进行讲解,导游站他旁边给大家翻译,但导游没有直接进行翻译,而是先向大家提问了一句:

      “大家知道金日成主席是什么时候逝世的吗?”

      “… …”大家都莫不作答。

      “大家看到碑上面的阿拉伯数字了吗,一九九四年七月七日,那是伟大的领袖金日成主席逝世的前一天”

      导游稍显肃穆的表情过后开始翻译军官的讲解道:

      “这座碑上刻着的字就是伟大的领袖金日成同志的亲笔签字。金日成主席是在办公室签阅了有关祖国统一会谈的文件后不久因突发心脏病去世的,真是为了祖国的统一和强盛呕心沥血,付出了自己的一生。为了纪念金日成主席为祖国统一所做的丰功伟绩,为了纪念在最后一刻还在牵挂着祖国统一的问题,在板门店这里建立了签字纪念碑”

      大家听着有人点头,有人肃然。

      “大家可以在这里照照相,但请注意不要踏到台阶和台面上”

      纪念碑前面是用花岗石铺成的石台,有三个台阶,如果不提醒,游客为了更近距离照相不自觉地会踏上台阶或者石台上面。

      照完相继续排队走,到了板门阁的南侧,等于是绕着板门阁转了半圈儿。导游翻译军官的话跟我们说:

      “前面看到的一排房子就是军事分界线上的共同管理房屋。我们将进入其中一间进行参观。在房间里面可以跨过分界线到南朝鲜走一圈儿回来,只要不出房间怎么走动都没关系,但不能随意走出房间。另外不要对这站岗的军人拍照,也不要单独到房子外面走动。这里上是北南军事对峙的地方,平常看着风平浪静的,但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地方,如果擅自跨过军事分界线有可能会被枪击”

 站在台阶上向前望去,见七所房子之中,中间一所蓝色房子门口前、房子两侧都有军人直直地站立着。房子的南侧一个人影也不见,只能望见那座自由之家建筑物的挑檐下有很多监视摄像头。

 听完军官的讲解我们又站成两排走到那所蓝色的房子。房子里有两名军人站在靠近韩国一侧房门前。房间两侧角落上各有一个小屋,那是同声翻译室。靠着翻译室的墙都立有一台空调。房屋中间有一张可对坐十人的长方型会议桌,桌子上有一个麦克风,麦克风线刚好顺着摆在桌子的中间位置。会议桌两侧对称又整齐地有几张小方桌。导游说北南朝鲜之间的很多小型会谈都是在这里举行的,麦克风线所在的位置就是军事分界线。

 房间内靠近韩方一侧的墙上挂着一个像框,里面有韩国和联合国以及很多国家的国旗标识。这是朝鲜战争期间以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参战国的国旗汇总。

      军官站在会议桌的一端用朝鲜语进行讲解,导游站在旁边翻译成汉语。

 “大家现在看到的这条麦克风线就是北南朝鲜军事分界线的地方。有人还记得军事分界线的总长度吗?”

      “……”

      看来军官在板门店示意图前介绍的内容大家都给忘掉了,或者都没好意思开口。军官见没人回答,继续讲解道:

      “北南朝鲜军事分界线总长度240公里,沿着这条军事分界线有宽四公里的非军事地带,南朝鲜在自己的非军事地带警戒线上建了一条钢筋混凝土墙。这道墙高度为5~8米,上面宽3~7米,下面宽10~19米。建这道墙用掉的水泥约80万吨、钢筋约20万吨。为了建这道墙南朝鲜政府强行拆除了122个村庄、8个郡。是的,是拆除,不是拆迁,这些村庄和郡(相当于中国的县)都没有了。而且这道墙穿过了220条道路和河流,还有三条铁路。南朝鲜在军事分界线上建钢筋混凝土墙只能说明他们有永久分裂的企图,而我们朝鲜不会建造什么混凝土墙,我们相信祖国统一迟早会到来… …”

      分裂已经七十多年了,不短时间了,但是够不够久还说不好。都说合久必分、分久闭合... ...

      听完讲解自由拍照,大家东瞅瞅西看看、坐一坐照一照,房间里立马热闹起来。过了一会儿看也看了、坐也坐了、照也照了,一些人好像已经无所事事了,我便赶紧跟导游说:走吧,到下一个景点。

我们出了房间又被要求站成两排向板门阁走去,有个游客从队列里出来要向着南面照相,被前面站岗的军人摆手告诉不许。导游说道:我们现在要上板门阁,上面更方便照相的。

      走进板门阁,因为刚从明亮的外面进来,又没有开灯,感觉里面非常昏暗。过了一会儿眼睛适应了,看到屋里的墙面、地面、台阶都是用花岗石做成的,感觉非常坚实。

      我们沿着台阶走上二楼房顶上。站在房顶向南望去(严格意义上上应该说是向西南方向,因为板门阁建筑不是正南正北的,而是西南东北朝向的),只见一排单层房屋整齐的坐落在所谓军事分界线上,过了那排房子是一幢挑顶、圆柱、灰墙、蓝窗的三层现代建筑,建筑左侧稍远处能见到一幢类似形状的三层白色建筑,右侧可见到蓝墙尖顶的复合式四层建筑和一个二层凉亭。整个建筑区域被绿树包围着,静静的,见不到一个人。而远处蜿蜒起伏的山,望起来雾蒙蒙一片,更是衬托着近处板门阁、自由之家的静谧。

  大家都赶紧拿出手机、相机开始拍照,瞬间打破了这里的寂静。为了让客人照相方便,房顶上放有一个小梯子,登上去可以更好的角度俯拍人物和军事分解线上的房屋。想得真实周到。在这里还可以与军官合影。

     从板门阁屋顶眺望完了(请读liao上声(即第三声),照相完了,板门店参观也就算结束了,我们便乘车原路返回到板门店入口。导游要下车去拿回自己的证件,我给她两盒烟带给负责给我们讲解的军官。

  从板门店到开城市区不到十五分钟就到了。我们在开城市里还有个景点,高丽博物馆。这个高丽博物馆应该好好说一下,也值得好好看一下。

  高丽博物馆的主体部分叫成均馆,初建是在992年,是高丽国(公元918-1392年,王氏封建王国)的最高学府-国子监。其后增建大成殿等,自1308年开始称为成均馆。成均馆是招收两班(朝鲜贵族)阶层的子弟,传授儒教,培养官吏的教育机关,亦是祭祀著名儒学家的地方。成均馆现已成为在世界遗产委员会登录注册的世界遗产。高丽博物馆现设有12栋主要建筑物及6栋属于古成均馆的附属建筑物,总面积高达70,000平方米,拥有超过1,000件历史遗物。馆外亦有石塔、石碑及石灯等展品。馆内有千年银杏树及榉树。

下图:高丽博物馆大门,非本次拍摄)

车停在高丽博物馆大门前,导游下车到大门里侧的管理室窗口办手续。过了一会儿有位穿朝鲜传统套裙(套裙-音译成中文为戚玛泽哥丽)又批着鸭绒服的女士从管理室里面走出来,款款地来到我们面前。导游告诉我们她就是要带领我们参观的博物馆讲解员。她三十多岁不到四十,瓜子脸、远山眉、柳叶眼、粉尖鼻、小弓嘴,肤色白皙,面带微笑,虽不至闭花羞月、沉鱼落雁,但年轻时必是朵艳花靓女,即使现在穿着冬衣亦藏不住她美姿丽色 … 有人会问了,她有这么漂亮吗?我会回答:当然了,不信您就去看看。 ^_^

      女讲解员把我们先领到一面画有博物馆向导图的墙壁前,给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下博物馆概况。其内容基本上就是我上面写过的内容。这些解说词我听了几十次,听得几乎要生出茧子来了,但只要是这位女讲解员的讲解我都会紧跟着认真听下去。她的声音怎么就那么的动听呢!(我夫人在旁边看着我写到这里对我骂道:你这色鬼!呵呵)

我们在女讲解员的带领下向博物馆院子里面走去。这高丽博物馆并不是一座建筑场馆,而是一方大墙围起来的有多个建筑和院落的区域,严格意义上不应该叫博物馆,而应该叫博物院。高丽博物馆大体可以分为博物馆前院、成均馆前院、成均馆钟院、成均馆后院、成均馆侧院和博物馆外院,其中除了博物馆外院以外都在大墙之内。

      所谓博物馆前院是指从博物馆大门到成均馆大门之间的部分,这里是当代把成均馆开辟为高丽博物馆的时候增建的,包括博物馆管理室(售票处)、博物馆向导图和洗手间。

      博物馆前院的尽头便是成均馆的大门。大门两侧有两个石兽,形状像蟾蜍,忘了问具体叫什么了。大门右侧(站在大门向外望时)石兽的后面和旁边有两面石碑和一个小石柱。小石柱上用红色朝鲜字写有“国宝遗迹第127号成均馆”字样,后面的石碑上有阴刻的朝鲜文成均馆介绍词,旁边的石碑上刻有两个徽标和朝鲜文、英文文字。

 “이 유적은 주체102(2013)년 6월에 진행된 세계유산위원회 제37차 회의에서 세계유산으로 등록되었다“.

      “This site was inscribed on the World Heritage List at the 37th session of the World Heritage Committee in June Juche 102(2013).“

       翻译成中文是:本遗迹于主体102(2013)年6月召开的世界遗产委员会第三十七届会议上被注册为世界遗产。

登六个台阶再上一个台阶(最后一级台阶与前六级台阶明显不是一个坡度,而且第五级台阶上去以后是较款的平台,所以分开写)是成均馆大门,进入大门是成均馆前院。院子里有很多大树,其中有两棵粗壮高大的千年古树,一棵是银杏树,另一棵是榉树。那千年银杏树得五六人才能合抱上。

(下图:合抱千年银杏树。非本次拍摄)

 (下图:站在成均馆大门向里望。非本次拍摄)

现在是冬季,看不到枝繁叶茂的风景,若是夏天则能看到茂盛的绿叶遮挡住炎炎烈日而形成的满院的树荫。想必当年成均馆的士子们在清爽的树荫下读书写字,那会是多么舒坦惬意的事情啊。

      过了前院有一道大门,这道大门与一般的门不同,它不只是一道门板,而是除了门板以外还有一个宽宽的底面和屋顶,就像一个前后通透的房屋一样。这道房屋式大门的两侧是墙壁,其中右侧墙上有壁画,画的是开城文化遗址分布图。

  我们团队来开城地区一般只是参观板门店和高丽博物馆,再多也就是偶尔有团队去看的王建王陵(高丽国开国王的陵墓)和朴渊瀑布。看了这幅壁画才知道原来开城还有这么多景点?善竹桥、恭愍王陵(双坟包的陵寝)、崇阳书院、表忠碑、松岳山、满月台、瞻星台、安合寺、观音寺、灵通寺等等。看来以后得开发一些旅游新产品了。

(下图:朴渊瀑布-位于开城附近。非本次拍摄)

 走过大门不到二十米又有一道门,只是这道门像普通宅院的大门不大。两道门墙之间没有其他建筑,完全是一个空院子。这个院子即所谓成均馆中院,它是成均馆前院与后院之间的一个缓冲地带。

 过了那道门是一个大院子,感觉豁然了许多。看正面是一座红窗灰瓦的歇山式建筑,一看就是正殿;两侧是一排白墙红柱灰瓦的硬山式建筑。院子里有四棵树,两棵高大的是榉树,在正殿前两侧,两棵低矮些的是松树,在刚进院子后的两侧。

(下图-180度拍摄,两边的房子实际上院落两侧的厢房)

 (下图:正殿前面的古树)

 (下图:正殿侧影)

 (下图:站在正殿前往回看)

 我们跟随着讲解员进入房屋里面边听讲边参观。一侧房屋内展示的是高丽国时期有关生活、经济、建筑、军事的图片和遗物;中间大殿上展览的是高丽国时期的瓷器、烧瓷场景和体现金属活字印刷技术的遗物;另一侧房屋内展示的是高丽国时期的生活用具、服饰、体现丧葬文化的石棺、墓室和相关图片。

(下图:厢房展室内展示的古王宫建筑模型)

 在一侧房屋里参观时有关体现当时奴婢价格的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张图以布匹为单位,用柱状形式分别标注着牛和分年龄段男女的买卖价码。牛的价格为400匹、15以下50以上的男奴为50匹、15以下50以上女奴为60匹、15至50男奴为100匹、15至50女奴为120皮。讲解员问我们知道为什么15至50岁的女奴价格最高吗?因为这个岁数的女奴可以生孩子,而女奴的孩子自然又是奴婢。

 在中间大殿上参观时印象最深刻的是高丽青瓷,说高丽青瓷分雌雄两性,小口上款下窄的是雄性瓷瓶,大口上窄下宽的是雌性瓷瓶。我想问既然分雌雄两性,那么还分不分成人瓶儿童瓶啊?

 (下图:左侧上宽下窄的为雄性青瓷、右侧上细下粗的为雌性青瓷)

 在另一侧房屋内参观时印象最深刻的是亚麻衣服。当时穷人穿亚麻富人穿丝绸,而现在呢?亚麻衣服不比一般的衣服便宜。夏天穿亚麻做的衣服又透气凉爽,又有益健康,而且现在的制作工艺先进了许多,混纺亚麻衣服已经不像古代那样粗硬支楞了。

(下图:另一侧厢房展室内部。非本次拍摄)

参观完后院我们从一侧小门出来,向右走近一个小院落,即所谓成均馆侧院。这里本是高丽国时期接待宾客、谈史论道的地方,现在却是一处专卖旅游纪念品的商店。我们简单看了一下就都走了出来。再出一道小门到了院墙外面即所谓博物馆外院的地方。然后顺着石块铺成的小路向博物馆大门边走边游览。小路旁有几个石灯、石塔等建筑,虽然小,但也乖巧,颇有特色。

(下图:开国寺石灯。非本次拍摄)

回到博物馆大门女讲解员与我们告别,可惜我没有准备礼物, 又不方便现买东西送给她,只能说声谢谢,心中暗想下次来的时候我一定要带个像样的礼物来... ...

      高丽博物馆参观完了,开城的参观日程就算结束了,用了午餐就要回去了。上车之前还是去一趟洗手间吧。

      博物馆大门外两侧有纪念品商店,右侧主要卖土特产包括人参制品,左侧主要卖邮票字画艺术品但也有人参和一些土特产。我知道右侧商店里面没有洗手间,只好到左侧的商店,就与一位客人一起向左侧商店走去。商店大门敞开着,有两位年轻漂亮的女售货员在门口亲切地相迎。我说我们要用一下洗手间,售货员热情地告诉我该怎么走。从洗手间出来售货员热情地过来打招呼,并说需要买点什么纪念品吗?这里有高丽人参、邮票、字画还有其他一些工艺品。这位售货员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岁上下,可能是新来的吧。我说我是领队,来过很多次了,我们马上要回平壤没有时间了,谢谢你让我们用洗手间,然后就走出了商店。刚走出商店,后面传来售货员之间的嘟囔声:“只是来上卫生间的”、“把门关了得了”

我们的车停在大门右侧的商店前。我走到车上发现只有一位客人在座,他说其他人都在商店里买东西呢。我想我们还是早点出发为好,吃完午饭还要去沙里院市参观游览呢。于是下车往商店门口走去,想招呼客人早点上车,却见一位先生迎面走出来问我洗手间在哪里?我告诉他得去对面的商店。过了一会儿,我正在商店里招呼着客人们抓紧时间上车,那位去洗手间的客人回来了说那里的商店关门了。我走出商店一看对面的商店还真就关着门。刚才还可这,怎么这会儿就关了呢?这怎么办?我找来导游让他问问这附近哪里还有洗手间。导游面露难色。我突然想起来博物馆里面的洗手间,就对导游说:

      “实在不行去找一下管理员吧,把博物馆里面的洗手间的门给开一下。总不能让客人憋着尿坐车吧。锁着呢,那门儿”

      “我们马上要去餐厅用餐,能忍一会儿吗?” 小金回答说。

     客人说可以。但我知道忍尿是非常不好的,何况到餐厅怎么还得十几二十分钟呢。就跟导游说:

      “你还是跟管理员说开一下洗手间吧,客人们还在商店里面买东西呢”

      “好吧” 导游说完便带着客人走出商店向博物馆管理室走去。

      我不好在商店里总赶着客人上车,那样毕竟是挡了商店的财路一样。就跟已经出来的朴夫人说:

      “我们得早点出发才好,能不能进去再跟其他人说一声”

      “不用催了吧,马上就都出来了”果然商店里的客人们很快都走了出来,手里还拎着塑料袋。

      “买了不少东西啊。好的我们要出发了,都请上车吧”

      我们上车不一会儿去洗手间的客人和导游也都回来了。从博物馆出来到现在已经近三十分钟了。赶紧出发!

      我们终于驶离商店,两位女售货员站在商店门口还向我们招手相送。我望了望另外一个商店,依然是店门关闭。徒感凄凉?

      车子沿着一条小河边石板路行驶了几分钟,到了一个能有双向六车线的柏油路面上。路面坑凹不平,也没有行车线,连中间本应有的黄线也看不到。还好路上没有几辆车,否则如果刮刮碰碰真不知道怎样判别是谁的责任了。十字路口上执勤的交通警察(朝鲜叫交通安全员)应该比较轻闲了吧,不过细一想交警也是有必要的,规矩还是得有,也得有人管理。机动车虽然少,可还有不少自行车和行人呢,如果没有管理,万一发生了交通事故怎么办,那可是关乎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的大事了。

      十多分钟后车子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看见路口一角有坐很漂亮的重檐歇山式房子,房子的正面挂着一个匾额,匾额上赫然写有三个大字:통일관(统一馆)。

(下图:开城统一馆餐厅。2013年4月15日拍摄)